鶴璧黑社會老大現在是誰,鶴璧黑社會老大名單及排名(一)

更新:2018-04-11 14:31:22 來源:思而學教育網 www.pljsod.live

鶴璧黑社會老大現在是誰

今天上午,在鶴壁中院受審的漯河黑社會老大王華被宣判死刑。
漯河政協常委王華涉黑案內情
香港鳳凰周刊
一個曾在街頭打架、盜竊的少年,通過在河南漯河市盤根錯節的社會網絡,十余年逍遙于兩樁人命嫌疑之外,且官至當地政協常委。什么樣的社會土壤造就了王華,是什么樣的力量能讓王華在漯河數十年屹立不倒?
2013年之后,綽號為“黑孩兒”的楊玉忠和他的戀人付勤香的尸骨才被他們的家屬找到。作為當時照看王華賭場的“兄弟”,楊玉忠和付勤香在1999年12月28日,像空氣一樣沒了影蹤。
那時,王華在漯河風頭正盛,先后擔任河南省商會副會長、漯河市政協常委。
兩者的家人在此后從未間斷尋找。直到王華在2013年元月被抓,他的同案者為了立功,向警方提供了王華殺害楊玉忠和付勤香的線索。接近警方的人士稱,楊玉忠及其戀人付琴香在銀都大酒店王華的辦公室里被打死,尸體被裝進編織袋,運至西平縣老王坡,用汽油焚尸滅跡。當時西平縣警方在焚尸現場提取了殘存的遺體樣品保存。
直至,漯河市打黑專案組對遺體樣品進行了DNA比對,確認了兩具遺體的身份。
值得注意的是,從1999年兩人失蹤,漯河市源匯區公安分局接到報案,直到王華被抓獲,公安局并未立案偵查,也未有任何失蹤人口的記錄。

blob.png

2015年4月11日,當地警方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稱,“黑孩兒”被害案已經偵查完畢,目前已經移交檢察院。
王華面對的官司并不止這一起。此前的2015年3月24日,漯河市檢察院指控王華等人涉嫌組織、領導、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,放火、賭博、開設賭場、故意傷害、尋釁滋事、敲詐勒索、破壞生產經營、交通肇事、包庇、窩藏等十多項罪名,該案在鶴壁市中級人民法院異地開庭審理,30多名同案者當庭受審。
一個曾在街頭打架、盜竊的少年,通過在漯河盤根錯節的社會網絡,用血腥和暴力打壓對手,靠威脅、敲詐、侵占等手段攫取財富,隨后進入政界,官至當地政協常委,靠官方身份為生意保駕護航,成為媒體口中樂善好施的典范。王華入獄后,考問遠未結束。
復仇
王華如日中天時,他名下的漯河銀都大酒店也曾風光無限,當年還接待過世界級別拳王霍利菲爾德。然而如今,這里滿眼狼藉:酒店門口寫著“銀都大酒店”的巨大風景石倒在地上,白色柱子被噴涂上黑色大字“殺人現場”、“殺人償命”。大廳里空無一物,一堆椅子從里面堵住旋轉門。
這混亂來自于王華曾經涉嫌殺害的楊玉忠和付琴香的家屬,王華被拘捕后,他們到銀都大酒店抗議。酒店對面商鋪老板回憶,去年5月13日早上8點左右,這條街面已聚集了上百人,這些人涌進銀都,掛起巨大橫幅,涂寫黑色大字,控訴王華殺人。并在酒店大門擺滿花圈,兩側搭起靈堂,奏響哀樂。
當時酒店的客人不得不全都退房,酒店暫停營業。抗議的人群不斷涌來,占滿了這條不寬的馬路。十幾個人將門前的風景石套上繩子,合力將石頭拉倒。警察們到來后也無力阻止。抗議一直持續到深夜,政府出面答應關閉銀都大酒店后才平息。
王華被抓之前,已有諸多王華的反對者們通過各種渠道上訪、反映情況,但王華一直安然無恙。一位司法系統人士稱,“每個部門都有王華的上訪信,但是一看是反映王華的,全都隨手扔在一邊,置之不理。因為他們知道,王華的關系非同尋常。”
根據楊玉忠家屬的描述,楊玉忠曾在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,販賣衣服攢下不少積蓄,但很快在賭場上輸光,只好投靠王華,幫他照看賭場。
漯河檢方起訴書稱,1998年至2006年底,王華為牟取非法利益,積累組織財富,擴大組織規模,組織犯罪嫌疑人在漯河銀都大酒店東二樓、銀龍度假村、金信公司等地采用百家樂、電腦版俄羅斯輪盤等方式,開設賭場,聚眾賭博,并且找人分別監督賭場的管理、會計、賣碼、望風、接送賭客等具體業務,獲取非法利益。
楊玉忠應該是王華賭場中的一員。楊玉忠的家屬稱,1999年楊玉忠服刑10個月,出獄后,楊玉忠一直說“華哥”會給他一筆錢。他向王華多次索要,但遲遲未能拿到。1999年12月28日,楊玉忠接到一個電話后出門,一去不回。
直到2013年,王華被抓后,向警方招供殺害楊玉忠和付勤香一事,受害者家屬累積數十年的怨恨情緒終于全都迸發出來。
縱火
漯河地處河南中南部,發展遲緩,1986年才升級為地級市。王華很早就在這座小城出了名。
1981年王華因為盜竊水泥預制板被收審過三個月,之后8年在當地的服裝鞋帽公司上班,1991年后開辦了自己的出租車公司和公交公司,逐漸發家。2013年案發時,他擔任漯河市三鑫稀土有限公司董事長、漯河市政協常委等職。
王華身材高大,微胖,雙下巴,國字臉,嘴唇偏厚,留著標志性的小胡子。他的生意對手形容,王華兇狠、難纏、不擇手段。進入政界后,王華剃去胡須,在眾人面前溫文爾雅,常常面含笑意。
奠定王華“江湖地位”和社會上“威望”的,是他的“仇家”宛振雨被縱火燒死之后。
宛振雨在上世紀90年代的漯河經商,頗有影響,知名度甚高。因為生意上的債務糾紛,宛家人把王華砍傷。警方的審訊記錄顯示,孫培國稱,王華想“讓宛振雨在漯河街上丟丟人”,要“弄點汽油把宛家的金店燒了。”
接下這單“臟活兒”的人是孫培國。
孫培國與哥哥孫培超、嫂子苗會菊商量后,決定不找外人,“自己干,錢我們自己賺。”
孫培國告訴警方,1998年10月18日凌晨,孫培超和妻子苗會菊騎車到宛家的金店,把裝汽油的塑料袋放在木條箱里,再把箱子靠在金店的卷閘門上,然后將衛生紙包著火柴放在塑料袋上,苗會菊點了一支煙放上去后離開。很快金店一片火光。
宛振雨和妻子孫淑蘭正在金店看門,命喪火海。公安機關的審訊記錄顯示,王華承認前后給了孫培國30萬元,但一直否認指使孫培國縱火殺人。

白蛇传闯关 兼职答题赚钱是什么 在商场什么赚钱 2018什么微商好赚钱 福彩3d大小奇偶走势图 辽宁11选5360 天津11选5遗漏数据 天易棋牌游戏手机版下载 顾家的不会赚钱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码 悠洋棋牌游戏下载 280组选关系 为什么易网不可以买彩票 宁夏11选5预测结果 2018做pos机赚钱吗 中彩网双色球走势图 天津11选5基本走势图表